俄罗斯从赫尔松撤军 “诱敌深入”还是“无奈之举”?-俄军-乌克兰-乌军-第聂伯河_网易订阅

俄罗斯从赫尔松撤军 “诱敌深入”还是“无奈之举”?|俄军|乌克兰|乌军|第聂伯河_网易订阅
俄乌局势正在发生重要变化。当地时间11月9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下令俄军从赫尔松部分地区撤出,由第聂伯河右岸转移至左岸地带组织防御。赫尔松市是俄乌冲突发生以来,俄军唯一完整控制的乌克兰地区首府。因此,随着俄军从第聂伯河西岸撤离,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评论称,“这是俄罗斯最重要的撤退之一,俄乌局势可能出现潜在转折点”。资料图突然撤军有何蹊跷?撤军的决定,是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听取了俄特别军事行动区域联合部队总指挥苏罗维金关于赫尔松地区战况的报告后作出的。苏罗维金称,乌克兰武装部队会继续炮击卡霍夫卡水电站大坝,这可能会引发洪水并造成大量伤亡。为了避免在第聂伯河右岸的军队陷入孤立,因此决定将其撤离。他表示,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不只是军队,10月18日至11月7日,赫尔松州还组织了第聂伯河右岸的平民向左岸转移。目前已有11.5万余人离开军事行动区。资料图不过,对于俄军从赫尔松部分地区撤离,乌克兰方面却显得颇为谨慎。乌总统办公室顾问波多利亚克表示,目前还未看到俄军完全从赫尔松市撤出的迹象,“该市仍有很多俄军人员,他们大多位于工业区和一些废弃工厂周边,那里没有通信,行踪不易暴露。现在讨论俄罗斯撤军还为时过早”。那么,俄军突然宣布从第聂伯河西岸撤出,到底是诱敌深入,还是真的打算放弃战略要地?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隆看来,近段时间以来,俄乌双方在赫尔松一带集结了超过10万人的武装力量,而乌军在武器装备、地理条件等多个要素上均占有优势。特别是在后勤补给问题上,乌军明显占据更便利的条件。因此,打击俄军补给线就成为乌军近期攻击的一大重点。赵隆表示,据估算,俄军在第聂伯河西岸约有2.5万人,每日所需补给高达4000吨。乌军攻击的重点就瞄准第聂伯河之上的桥梁,通过打击俄军补给线这一软肋,利用河流分割战场,同时对俄军在第聂伯河西岸的部队进行包围。在此背景下,俄军只能是通过架设浮桥来满足补给需要,但效果杯水车薪。“面对看似背水一战的状况,俄军的代价是过高且难以为继的。因此,从军事角度来看,俄军放弃第聂伯河西岸,撤退到东岸设防区隔河而守,是明智的选择,也是在赫尔松战局整体不利的条件下,做出的一种被迫妥协和无奈之举”。在赵隆看来,俄军宣布撤离的决定,不太可能是所谓“诱敌深入”的诡计。资料图宣布撤军影响几何?而就在俄军宣布从赫尔松部分地区撤军的当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紧急召开了最高统帅部会议,并签署了一项法令,将在赫尔松州建立四个军事行政机关。此外,据乌克兰24频道报道,乌克兰武装部队当天还夺回了赫尔松州两个定居点,乌武装部队在普拉夫代内和卡利尼夫斯克升起了乌克兰国旗。赵隆表示,乌克兰之所以在撤军消息发布的第一时间,即宣布在赫尔松州建立军事行政机关并夺回部分定居点,目的是为了证明其有能力、有条件,也有决心夺回整个赫尔松地区,甚至是所有目前被俄罗斯控制的地区。“这将成为乌克兰最好的一个宣传工具。对内,乌方可以极大鼓舞一线部队的士气;对外,则可以帮助美欧在对乌援助问题上再次实现所谓的‘团结’,抵御所谓的‘战争疲劳感’和利益分歧”。资料图不过,赵隆也表示,乌军在赫尔松的推进也不会特别迅速。一方面,俄军的撤退尚需几日,而且在撤退的道路上,俄军可能在一些关键节点仍会保留一定的兵力,乌克兰如果快速推进或将承担不必要的损失。另一方面,俄乌双方围绕赫尔松进行了近两个月的攻防,双方的消耗都比较严重,“想要快速控制俄军放弃的大片地区,对于乌克兰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所以乌方在推进上可能会更为谨慎”。而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宣布撤军带来的政治影响可能将远超过军事层面。第聂伯河西岸的赫尔松市,是俄军在乌克兰境内首先控制的大城市以及州首府。而横跨第聂伯河的大坝控制着对克里米亚地区的供水,战略意义重大。此外,在赫尔松州已经公投入俄的前提下,此次撤军的消息或将在俄罗斯国内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一些精英人士可能会对俄罗斯将所谓‘领土’拱手相让表示质疑,再结合9月以来俄罗斯在俄乌冲突中的表现,已经造成俄国内出现了一些失败主义的情绪。因此,此次宣布从赫尔松部分地区撤军,或将导致较大的负面效应”,赵隆表示。资料图俄乌冲突迎“关键转折点”?撤军决定作出的同时,俄特别军事行动区域联合部队总指挥苏罗维金也放话,“撤军是为了保留俄军战斗力,支援其他地区的前线作战”。近日,俄军正在加强顿涅茨克主战场的攻势。乌军消息称,本月8号,乌军在顿涅茨克州乌军最前沿的重镇巴赫穆特的南方、西方、西南方近郊击退俄军多线进攻,最近的战场距城仅4公里。与此同时,乌军也在向俄占卢甘斯克边境调集空中突击队以及精锐武装。目前,乌克兰战场基本聚焦在北线:哈尔科夫州及顿涅茨克州北部附近。东线:卢甘斯克州向顿涅茨克州乌军控制区周围。南线:扎波罗热州北部及第聂伯河沿线。任何一条战线,都可能会成为双方冬季作战的焦点。资料图赵隆认为,仅以俄军从赫尔松部分地区撤军,就断言俄乌冲突将出现重要转折点,恐怕还太早。一方面,俄军仍然控制着赫尔松州第聂伯河东岸的大片区域,这片区域关系到克里米亚至顿巴斯地区整体的后勤补给线,甚至是整个乌东前线的战局,俄军大概率不会轻言放弃。而赫尔松战役的成败,在军事上也不完全取决于是否丢失对其首府的控制。因此,从战术上来讲,俄军撤离第聂伯河西岸,某种程度上,可以保存其有生力量。另一方面,赵隆注意到,俄新社11月4日最新报道称,俄罗斯目前已动员31.8万人,而正在执行战斗任务的仅有4.9万人。“按此比例,说明还有大部分已动员兵力尚处于军事训练中。从长远来看,待这些动员兵力完成训练后,俄军仍具备在明年初发动春季攻势,重新夺回一部分阵地的客观条件”。此外,俄军近段时间持续对乌克兰能源等基础设施进行打击,也极大可能造成乌军在大反攻的同时陷入后勤补给的困境。“所以,此次撤退是否会成为俄乌冲突的一个关键转折点,我认为还有待观察”。(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杨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